bokee.net

咨询师博客

最新文章更多

正文 更多文章

冬天里的故事(1) 一个贫困小山村土地流转再创业的故事

 

冬天里的故事(1

一个贫困小山村土地流转再创业的故事

汪华斌

前些天突然间来了位特别的客人,就是当年与我一起辅导过破产企业的某大学老师的儿子;他现在是某贫困地区下派的大学生村官。由于现在乡村干部都明白了农村等城市化是幻想,所以大家才有共同改变这贫困小山村的共识;再加上知道这下派大学生村官的妈妈是大学里的管理教授,所以县乡村三级干部要求他能说服他妈妈去实地咨询一下。谁知他回家将他的任务告诉他妈妈,他妈妈就要他来武汉找我;说我不仅是战略咨询的务实者,更是对农业生态建设有独特见解的人。他妈妈甚至说只要能说动我去,估计这里的未来也就成功了一半;说当年我对待破产企业的咨询套路,至今成为他妈妈讲课的经典。

我本来就不是一个摆架子的人,在这样的盛情之下我就开始了这贫困小山村之行。说来也是缘分吧,这个贫困小山村竟然与我那鄂州市农村老家有着惊人的相似;也是一个小丘陵围绕着的一个小盆地,里面到处是沟壑;大概是因为根本没有搞过农田基本建设的原因,这出口的沟壑竟然有二十多米深;所以到这里的山路开车还真的惊心动魄。因为这唯一进出的公路刚好也就两米多一点,而临沟却这么深能不惊心吗?

好在这村委会并不远,也就是在这进来盆地的第一个出口处的一个自然村里;先前见到我们湖北省的村办公大楼全部是高楼大厦,因为我们这是省财政包干体制的产物;我以为这里的村委会肯定也是高楼大厦,谁知车停在了一个农家三间的土坯房前;见门口的牌子才知道这就是村委会。原来并不是全国都拨款修建村办公大楼,只有我们湖北省是为了迎接村村通检查而开创的产物。因为我们社会到处修缮一新的肯定都是政府的楼堂馆所,难道村办公大楼就不应该创新吗?正因为如此,我们在湖北省到处能见到老百姓的残缺不全的破房;但决不会有在危房里办公的各级干部。因为我们连村委会都是高楼大厦,我们的其它各级领导干部还能委曲自己的办公场所吗?

我下车随同那位下派的大学生村官进到办公室后,才发现里面会议室里竟然已经有好几个人在那里等着我们;原来这里面也有当地读书出去而在外地成为体制内各级领导的人,也有通过奋斗而在当地当官的本村人。他们都是应村干部的邀请,回来共同探讨这贫困村如何改变面貌的问题。大概是先前这大学生村官将我的信息发回来的缘故,大家竟然都聚集起来等我。当我们进来后喝了口水后,这村书记就帮忙介绍起了这来的各位;我这才知道原来这次回来的本村人也有在本地县乡两级当干部的人。只是这次回来的全部是体制内的人,体制外的老板就没有一个回来。当介绍完来的人后,这书记就准备汇报;这时的我开口说话了,我说是不是带我们到整个行政村转一圈;这样汇报或谈开发创意就能有的放矢。因为我是第一次来,如果听你汇报我也难以建立什么印象。这时那位来自县的领导极力赞成,说大家走马观花看一下也是个印象呀。

出来后除听见中国特色的麻将声外我发现,原来这贫困村的建筑是那么泾渭分明;那些破旧不堪的土坯或石头房,竟然全部是依山而建;而那些高大的水泥建筑楼房,竟然清一色地建设在平地的农田上;因为只有一条小公路也只到这些平地,所以贫困农民实际居住的住房并没有通公路;因此各式各样的小路依然是联系这里农民各家的纽带。我好奇地问了一下,这些修建楼房的是些什么人;这村书记连忙答道,说除了本村在外搞建筑当老板的;剩下的就是读书出去的人。他用手指了一下随行的一位,说有栋楼房就是这位校长家的。原来这是一位外地某大学的副校长,不知道是不是难为情还是什么;这位副校长连忙接口说由于没有什么回家创业的平台,所以只好回家修建一个楼房使依然在老家的父母亲享享福,同时也使乡亲们增加点收入。

来到这个自然村的村口,我才发现原来这个村子是这个盆地的总出口;不仅进出这里的唯一道路在这里,而且里面各个山沟的水也集中由这里外出。放眼望去,所有的山沟全部由这里分散而向里延伸去。我简单地数了一下,这里面分散开的大山沟竟然不少于10个;而里面又由小山沟组成。除了两个较大山沟里有公路向里延伸外,其它的山沟竟然全部是原生态的无公路状态。正在我准备叹息这大自然的美景时,突然间发现这里的各个山上竟然到处是坟墓;也就是说这里的村民绝大多数还是土坯或石头房,可山上的坟墓却是清一色的水泥修建的;好像还是按照农村那种分散的形式布局。所以看起来这坟墓也是这里一片,那里一片;但正是这坟墓使这里的山林都变成了光秃秃的,看起来使人相当阴森。我就问了这些坟墓是咋回事,为何这里有这么多坟墓。这时有位乡干部主动给我介绍,说这是乡里为这里办的一件实事;因为全乡到处开发房地产,而只有这个村难以开发房地产。于是乡里就将所有开发房地产村庄的坟墓搬迁,所以各个开发房地产村子的人就纷纷来这里选地造坟墓;有的看中这个山,有的看中那个山;反正每亩全部按照2万元的价格统一出售,这也是这里到处是坟墓但却不是公墓的原因。

(未完待续)

 

分享到:

上一篇:一个什么都两极分化的社会正常吗? -

下一篇:冬天里的故事(2) 一个贫困小山村土

评论 (0条) 发表评论

抢沙发,第一个发表评论
验证码